戏剧歌舞 养生资讯  面试技巧
航空资讯 明星资讯 范文论文 
家居生活 故事会 电脑资讯 影视头条
创业交流 新能源 体育资讯 育儿资讯
数码资讯
音乐资讯
 
校园恐怖故事之当铺
http://zecaixf.cn  2020-08-12 05:59:06  

? 一? 肚子痛得要命,我翻来覆去地在床上忍了好久,但最终那钻心的疼痛还是战胜了我对黑夜的恐惧。我挣扎着爬起来,踩着床梯准备下地,这时借着窗外的月光我发现下铺的丫头不在,她去厕所了?? 狼狈地跑到洗手间,看见其中一扇门紧闭着,我心想那一定是丫头了,于是喊了句:“丫头?”? 我的声音循着洗手间穿过整条走廊,飘至尽头又荡了回来,可没回应。? 来不及多想,我匆匆钻进洗手间。? 等我再次出来后,那扇门仍是关闭的。我鼓着勇气走到那扇门边,喊道:“丫头,你没事吧?”? 仍然毫无回音。? 一阵风吹过,我转身逃出了洗手间。? 走廊的感应灯戛然而灭,我慌忙跺了几下脚,头也没敢回便跑回了寝室。? 丫头还没回来,我一身冷汗地爬到自己的床上,裹紧被子准备睡觉。? 也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中我听到有人开门走进来的声音。? 半梦半醒间我想是丫头回来了,不用再担心了,然后翻个身沉沉睡去。? 次日一起床,雪兔忽然指着丫头叫了起来:“你的脸怎么了,丫头?”? 我们围上去看,只见丫头满脸憔悴,仿佛得了什么大病,她的眼里全是血丝,通红通红的。? “丫头,你没事吧?”我也上前跟着询问。? 丫头很平常地说:“我没事的,你们别担心。”? 突然,我想起昨晚丫头不在床上的事,可话到嘴边又不知如何问起。? 二? 我、丫头、雪兔和思涵都是贫困生,学校免费为我们安排了一间简陋的寝室。寝室很小,北面开窗,所以屋子里一整天都见不到直射的阳光,总是昏昏暗暗的。? 有人说这间405寝室以前是学校放置废品的仓房,后来无故着了火,把东西烧个精光,学校重新装修后,便用来安置我们这些贫困的学生。? 虽然不太理想,但免费对我们的诱惑更大。尤其对于我这样一个从小就靠别人资助的孤儿来说,能够来上学已经是件奢侈的事,还讲究什么。? 原本活泼开朗的丫头这些天行为很怪,不仅变得少言寡语,就连吃饭也很少与我们在一起了。看着她一天天愈加苍白的脸,我们大家都很担心。她总是晚上很晚才回来,我们都已经睡觉了。? 这一晚我起夜去洗手间,下床后发现丫头又不在。看床上零落的被子,她应该是去洗手间了。? 不知怎的我想起几天前的那一晚,心开始怦怦直跳。? 踌躇了半天,我还是推开门走向洗手间。? 洗手间里一扇门紧闭着,和那晚一样。我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噩梦,但阵阵凉风吹得我尤为清醒,这绝对是真的。? 我哆哆嗦嗦地方便完,突然一股脂粉香迎风吹过,厕所味加上脂粉香真是一股怪味,我不由自主地掩住鼻息,同时盯住了那扇紧闭的门。? 里面到底是谁?到底是不是丫头?? 出于强烈的好奇,我撞着胆用手敲了敲门:“丫头,你在里面吗?”? 周围的空气凝固了几秒钟,我感觉自己的心已经跳到嗓子眼了,可除了我紧张的喘气声,仍是没有任何回音。我一阵眩晕,跌跌撞撞地奔回到寝室,上床便蒙上被子。? 这一整夜我都在恐惧中度过,天色渐亮后我才有了困意,昏昏睡去。? 也不知到了什么时候,一声尖叫将我从睡梦中惊醒。我猛地坐起身,发现整个寝室里只有我一个人,而我听到门外的走廊里有好多人的喊叫声。? 突然有一种不祥的感觉,我赶忙爬下床。真恐怖鬼故事cctop.cn? 走廊里站着好多人,她们的目光都凝聚在洗手间。我惶然推开人群,挤到洗手间门口。我看到雪兔趴在思涵的肩上痛哭着,看到我她喊了起来:“瑶瑶,丫头死了……”? 顿时,一股无形的冷气从脚底涌入我的头顶。我颤抖着走进洗手间,发现那扇昨夜紧闭的门被开了一条缝,我伸手拉开了那扇门。? 要我承认里面的人就是丫头,我根本做不到!尽管她穿的衣服与丫头的一样,但那张脸……? 是青色的,脸皮已经腐烂,皱纹铺满了整张面容,显得苍老而又丑陋。她的表情是那么痛苦不堪,仿佛受尽了折磨。? 令人惊讶的是在那间小小的隔断里,地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名牌化妆品。? “这不是丫头……”我的嘴角在颤抖。? 我说什么也不相信这是丫头。? 半小时后,警察和法医来到现场。经他们查实,死者就是丫头!? 谁也搞不清丫头的死因以及她那怪异的死状。而警察搜察我们的寝室时,又从丫头床下的行李箱里找到了一叠百元钞票,足有两、三千元。以及一封写给家人的信,信中说钱是要汇给家里的。? 面对这些,我们百思不解。我实在不明白丫头是从哪弄来的这些钱给家人和买那些名牌化妆品的。? 三? 当我向雪兔和思涵提及这个疑问时,思涵毫无表情地说:“她一定是去了那家当铺!”? “当铺?”我刚想往下问,却看到思涵的目光中透出一丝冰冷,她表情木木的,似乎对于丫头的死没有一点惊诧和悲伤。? 我没敢再问下去。? 第二天雪兔神秘兮兮地凑到我身边,说:“瑶瑶,我知道思涵说的那家当铺,我可以带你去,但你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啊!”? 我点了点头,随后雪兔便径自拉着我穿过了校门,转过校区附近的一条小街,来到了一条深巷中。? 没有什么牌匾,唯有一匾大大的“当”字,孤独地飘来飘去。? 雪兔悄悄对我说,前几天她看到过丫头来这里,进去好长时间才出来。? 我问她有没有看到丫头拿什么东西去当掉了,她摇了摇头。? 站在当铺的外面,我想丫头的死与这家当铺一定有关。? “瑶瑶……”雪兔一声惊呼,猛地拉起我的手便跑到当铺对面的一棵树后。我刚要问她做什么,却发现她紧张地要命。循着她的目光望去,我也大吃一惊。? 思涵正缓缓地从那家当铺里面走出来,仍然是面无表情,她的双眼直勾勾地瞪着前方,一步一步,向我们刚刚来时的方向走去。? 我的心一阵狂跳,不知道思涵去当铺做了什么。真恐怖鬼故事cctop.cn? 我和雪兔心惊肉跳地跑回寝室,可是思涵她没在。? 一直等到晚上,思涵才回到寝室。她一进门便扔给我们一大包东西。我和雪兔惶惶不安地打开,那里面全是好吃的,都是些超市里贵得吓人的外国食品。? 我终于按捺不住,问:“思涵,你从哪里弄来的钱买这些东西?”? 思涵淡淡地看着我:“吃吧,不是没吃过又一直很想吃吗……雪兔,今后你的学费不要再申请助学贷款了,我帮你!”? 思涵那陌生的口吻让我们恐惧!? 四? 思涵的举动越来越怪异,每天穿着稀奇古怪的衣服,头发挑染成五颜六色。原来要好的男友现在一见到她犹如看到怪物般狂逃。可她依旧我行我素,我和雪兔也不敢多说什么。? 刚刚上完一上午的课,我和雪兔结伴回到寝室。还没坐下,桌子上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或许是我们的心里都堆积了太多的畏怯,一时间竟吓得手足无措。? 半晌,雪兔走至桌前,缓缓拿起话筒:“喂?”? “……”? 我看到雪兔的脸变得惨白,直到放下电话,她才战战兢兢地说:“思涵她去了教学楼顶,她要自杀!”? 雪兔的话让我懵了几秒钟,待回过神时,我拉着已近瘫倒的雪兔便冲出了寝室。? 狂奔到教学楼顶,我的胸腔已经被凉气灌得生疼,但看到思涵,我立刻忘了一切。? 思涵就坐在楼顶的栅栏上,面朝着外面,似乎随时都有跳下去的可能。? 思涵的男友和另外一个女孩站在不远处,看得出他们已经被吓得慌了神。? “思涵,你要做什么?”我和雪兔不敢太靠近她。? 可思涵像没看到我们,也不理会我们,只是不停地念叨着:“我为了钱当掉了我的喜怒哀乐,当掉了我所有的感情,本以为钱可以换来快乐,换来他更爱我,可他却甩了我……”? 思涵的男友轻声劝她:“小涵,我以前真的很喜欢你,可你没有了喜怒哀乐,我们在一起又怎么会开心?钱是带不来快乐的!”? 思涵忽然间发出一阵刺耳的笑:“我现在什么感情也没有了,不会高兴,也不会伤心……这么活着我觉得太累了……”说到最后,思涵叹了口气。? “钱啊,当我没有它的时候觉得它是万能的,当我拥有了它,却发现我穷得只剩钱,什么也没有了……钱啊……”思涵的声音叫得让人发抖,只在我们一刹那的恍神间,她猛地站起身,从楼顶跳了下去。? “思涵……”我们几个人同时跑到栅栏处,然而楼底的惊叫声也伴着我们目睹的现实成了不可磨灭的惨状。? 思涵被摔得血肉模糊,脑浆也流了一地,血染红了她那瘦小的身体。从上面往下看,她的尸体像一只被射中的飞鸟,蜷缩着。? 五? 连续目睹两个室友的死亡,我简直要崩溃了。我确定,她们的死与那家当铺有关。于是我走进那家当铺。? 屋子很狭小,室内的空气中蔓延着一股潮湿的味道。尽管阳光照射着窗户,但窗子上带暗孔的玻璃阻挡了阳光的伸展,只有一大片斑驳不清的光影落在地上。? 我观察了一下周围的摆放,一张桌子,一把椅子,和一架放东西的箱子,分成好多只抽屉。? 一个女人坐在椅子上,闭着眼睛,仿佛没有看见我一样。? “请问你们这里收什么东西?”我鼓起勇气问了一句。? 那女人却连眼睛也不睁,只是摇了摇头:“对不起,你没有我想要的东西,请回吧!”? 我恼羞成怒:“为什么?”真恐怖鬼故事cctop.cn? 女人还是沉默。? 我的心没来由地一紧,逃出了当铺。? 回到寝室一进门,我听到雪兔正哭着接电话:“嗯,我马上回去!明天就回去……”? 雪兔放下电话,我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她哭道:“我妈妈病倒了……都是因为给我挣学费,她才累的……”她随即拉起我的手:“瑶瑶,我走了就只剩你一个人了,你一定要小心啊!”? 看着她慌乱的眼神,我点了点头。? 次日,雪兔匆匆去车站订了车票,回来后央求我陪她去给她妈妈买些东西。我们逛了一整天,她买了好多东西。? 雪兔是晚上的车,当她和我道别走出寝室后,我望着眼前丫头和思涵的两张空床,一片悲凉。猛然间,我想到了一个令自己头皮发麻的问题……雪兔平时那么节俭,家里也一贫如洗,那她……今天买东西怎么会有那么多的钱?? 想到这儿,我推门跑了出去,希望还能追到雪兔,我怕她出事。当我跑到二楼的时候,我听到了雪兔的尖叫声。? 雪兔瘫坐在一楼的拐角处。我试图扶起她,可她全身发抖,怎么也站不起来了。只是用手指着墙,眼睛睁得大大的。? 可墙上除了我的影子,什么也没有啊!? 救护车把雪兔带走了,可我不明白,雪兔到底怎么了?我回想着她那指着墙的动作,反复地琢磨。我想到了!那面墙上只有我的影子,而没有她的……? 六? 我知道别人是不会相信我的,所以我又一次来到了当铺,充满了愤怒。? “为什么要害她们?”我对着女人咆哮。? 女人从椅子上站起来,看着我。这一次我看清了她,她瘦骨伶仃,惟独那双眼睛有些神韵,看着我竟透出了一丝难以察觉的微笑:“你终于来了!”? 也许好友的死已经让我忘记了害怕,我喊道:“我要当掉我的生命,我不要钱,只求你把她们的生命还给她们!”? 女人的笑从脸上消失了,她摇了摇头,严肃地说:“她们当掉的不是生命,是时间、是感情、是灵魂……所以她们无法回来了!”? 我终于明白了,丫头因为当掉了时间才会变得苍老,而她怕我们发现,所以每天晚归,在半夜时去洗手间一个人偷偷地化妆,以遮掩她逝去的容颜;思涵没了感情也就没有了喜怒哀乐,她才觉得自己活着没什么意思,所以最后选择了自杀;雪兔把灵魂当成了钱想回家去探望母亲,但在她下楼时,发现灯映照在墙上却照不出自己的影子,所以她被吓得疯掉了。? “可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大声质问那女人。? 女人忽然流泪了。真恐怖鬼故事cctop.cn? 我怔怔地看着她,她哽咽着说:“我是为了你啊……我的女儿!”? 我被她的话吓得紧缩了几步,我不明白她在说什么。? “在你刚满周岁时,我犯了一个无法让人原谅的错误。我当掉了你一生的快乐换取了一辈子也花不完的金钱,并把你送到了孤儿院。看着你每天都过着同样的生活,只有痛苦,毫无快乐……我也同样受着痛苦煎熬!直到有一天我听说,将人的灵魂、时间和感情融为一体,便可以换回一个人失去的东西。所以我不停地寻找……”? 我的眼前浮过儿时的记忆,孤儿院里的哭闹、好心人的资助、没有笑脸的过去……还有一张女人的脸,是那么熟悉……? “够了,所以你就害死她们?”我哭着打断她的话。? “我没有害死她们,我只是用钱买了她们的东西,她们是自愿的,这是公平交易……她们自杀,抑或是被自己吓死,难道这也是我的错?”女人的脸狰狞无比。? 我的身体在颤抖:“你为了解除自己的痛苦而害了我的三个姐妹,这样做又和你当时卖掉我的快乐有什么区别?我不会接受你这么奢侈的礼物,因为我不会像你那么自私,为了自己而害别人!”? 女人的表情由愤怒转为悲惨,泪水是那么晶莹,倏地从眼眶中流了出来。? 那张毫无血色的脸此时更像是苍老了许多,她哭着说:“你……真的不肯给我一个赎罪的机会吗?”? 我摇摇头,忍住泪水,然后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当铺……? 七? 在医院的病房中,阳光冲刷了一切被玷污的痕迹,从透明的窗外照射进来。它映出了墙上的影子,那是我,在推着一把空的轮椅。我知道,我的终生不会有快乐。我会守着没有影子的雪兔,用我一生的时间去补偿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