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剧歌舞 养生资讯  面试技巧
航空资讯 明星资讯 范文论文 
家居生活 故事会 电脑资讯 影视头条
创业交流 新能源 体育资讯 育儿资讯
数码资讯
音乐资讯
 
专访程铭:一名作曲、音乐人的成长道路
http://zecaixf.cn  2020-05-23 03:17:51  

  个人档案: 程铭,作曲、音乐人,至今有十几年的工作经验,主要从事歌曲创作、影视配乐等相关工作。出生于1979年的一个普通工人家庭,2002年毕业于中央民族大学音乐学院,曾担任湖南卫视快乐男声歌手阿穆隆《城市的脚印》制作人;公益歌曲《把爱奉献》制作人;鸟人唱片歌手翟惠民《小冤家》内地艺人木子俊专辑《每一天》制作人,其创作的《一点点知道》并获辽宁省作曲家协会学生最喜爱歌曲奖。

  2009年与现任妻子创办了跳跃的铃铛视听文化传媒公司,在此之后为院线电影《双鱼玉佩之死亡之谜》电视剧《新人在囧途》《新渔岛怒潮》等影视剧进行配乐工作,为宋丹丹主演的院线电影《女神跟我走》的主题歌编曲和制作。2016年至今在由美国迪士尼创始人创办的加州艺术学院(Calarts)接受更深层次的学习。作为一名音乐人和作曲,在留美期间与韩国动画师合作的动画短片《Pluto And Planet Kindergarten》入围FICMA BARCELONA、Zinetxiki Zinemaldia Festival和SMPTE-HPA Student Film Festival的短片单元;与留美中国青年导演合作的短片电影《It’s Not Just About a Film》也参加了世界各个电影节的短片竞赛环节;与留美导演、制片人合作短片电影《Jaeger》和《GoingBack Orange》双双入围亚洲国际电影节,并在电影节的短片单元进行展映;与在美多年的才女导演合作公益短片《His Story》参加阿里巴巴影业和美国帕萨迪纳社区基金会共同发起的“微影大爱”短片展映活动。2017年底,由程铭制作的原创音乐《Theme music-Lotus Lantern》获得了美国旧金山国际新概念电影节原创影视作曲大赛的金奖。

  记者:您是如何走上音乐创作的道路的呢?

  程铭:我是1979年出生在沈阳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父母从小想培养我一个兴趣爱好。一开始我并不是学习音乐创作的,只是学习钢琴演奏。那么后来的几次“意外”和“偶然”使我“迫不得已”走上了音乐创作的道路。

  记者:是怎样的“意外”和“偶然”让您从一个演奏者转型成为一个创作者?

  程铭:我实际上是从4岁就开始学习钢琴,那时候老师都认为我是一个演奏钢琴的好苗子,还参加了一些钢琴比赛,基本上不是第一名就是第二名这样。男孩子小时候都比较的淘气,但是我学钢琴会花费大量的时间去练习,所以很少有机会跟小朋友的一起玩耍。有一次趁家长不注意我就溜出去和小朋友玩,但没想到的是在玩耍的过程当中一下子把右手摔骨折了。后来虽然骨头长好了,但是如果长时间的弹琴或者是那种大曲目,我就很难坚持下来了,手腕会没有劲。后来我的老师也告诉我,弹钢琴的人一但骨折就没有恢复到原来状态的可能。简而言之就是不可能成为一个演奏家。所以那会老师就建议我学习作曲,这样以来还是可以从事音乐并且可以让别人演奏我的作品。我一听,这样的结果也是挺好的,我可以学习更广阔的知识,不仅仅是学习钢琴这一种乐器,而是要学习尽可能多的乐器。从此我就走上了音乐创作者的道路。

  记者:我们都知道实际上音乐创作的这条道路是很艰辛的,不仅仅像某种乐器的演奏者,只需要练习就好,您是如何一步步的成为一名作曲和音乐人的呢?

  程铭:确实像你说的,音乐创作不仅仅是练习,你还要学习很多的理论知识,不同乐器的原理和演奏技巧等等。这样你创作出来的音乐符合乐器演奏的要求,这样你的作品才能有人去演奏。也正如我之前说的,很多都是机缘巧合。高考那年,我父母实际上是希望我留在沈阳的,但是我的音乐附中的同学拉我去陪他到北京参加几个音乐学院的考试。那时候也年轻,讲究兄弟义气就陪他去了,没成想考上了中央音乐学院和中央民族大学的作曲系。但由于我考中央民族大学的时候专业考试是第一名,所以在各种费用中给了我一些优惠政策。因为我家里面的条件并不是很富裕,所以最终是选择在中央民族大学学习作曲。

  记者:现在很多大学生毕业以后从事的工作都跟自己学的专业没什么关系,是怎样的一个契机,使您一直从事您的音乐创作呢?

  程铭:实际上我毕业之后也有一段混沌时期,也确实身边有很多大学同学都转行了或者从事相关的行业,比如老师什么的。我的运气还算的比较好的,毕业之后我进入到了一个比较有名的作曲家的工作室里,工作了有一段时间。但是年轻人还是对生活有追求的,不安于在一个工作室里面为别人工作,还是想有一些属于自己的作品出来。恰巧那会由于某种原因认识了我第一个音乐公司的合作伙伴。那这期间,我担任了湖南卫视快乐男声歌手阿穆隆《城市的脚印》制作人;公益歌曲《把爱奉献》制作人;鸟人唱片歌手翟惠民《小冤家》内地艺人木子俊专辑《每一天》制作人等等歌曲。但是那会一心想着说要有自己的作品,所以就专注于音乐的创作,其他的发行或者其他的什么事情我就没有太多的想法。

  记者:您毕业以后主要是歌曲创作,那是什么原因让您开始接触到影视音乐的创作呢?

  程铭:说到这个问题就不得不说我现在的妻子。她是学习编导专业的,后来主要从事导演和后期制作的工作。实际上她对于她所接触到的影片里面的音乐是有一定要求的。我们在对影片音乐的探讨过程中,她认为说还是专业的人做专业的是,这样才能达到最好的效果。当时我也有认识一些从事影视相关工作的人,但是能认识到这个问题的人并不是多数。我一听她这个想法有点意思,并同意了她想让我来做音乐这方面事情的要求。后来她想成立一个传媒公司,主要做各种类型的影视剧、短片之类的后期制作工作。所以后来就成立的跳跃的铃铛视听文化传媒公司,主要做剪辑、声音、原创音乐等等这些后期制作工作。后来有幸为院线电影《双鱼玉佩之死亡之谜》、电视剧《新人在囧途》、《新渔岛怒潮》等影视剧进行配乐工作,并且为宋丹丹主演的院线电影《女神跟我走》的主题歌进行编曲和制作工作。

  记者: 是什么原因让你下定决心来到美国学习?

  程铭:我在国内除了作音乐制作和影视剧配乐的工作,还会在闲暇时间辅导学生来帮助他们能来到美国留学。经过我辅导的学生都进入到了美国知名学校,有的还拿到了奖学金。那么时代是在进步的,对于没有出国经验的我来说,还是应该到美国来学习一下。一方面可以了解到在美国音乐行业或者是影视行业是个什么状态。另一方面我也可以增加一些我的专业知识,能离音乐和影视工业级的好莱坞近一些,增强我的一些在美国的合作经验。

  记者:作为一个音乐人和作曲来说,在美国学习音乐知识给你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程铭:留美期间我感觉在美国音乐创作想法上或者是为影视作品的音乐创作想法上和国内还是有很大的不同的。在国内导演或者是影视剧的创作人跟作曲的沟通是很少的,甚至没有沟通,只是根据导演的贴片音乐进行音乐创作。在美国的话,一般导演会给我一个对影视作品音乐想象的一个空间。他也会给我一些他的贴片音乐,以表达他想要的音乐感觉,但是他也只是让你有个参考,并是不一定要按着他的想法来,我们之间可以有一个在想法上的沟通,以达到最佳效果。

  记者:作为一个在中国有一定知名度的作曲或者音乐人,来美国之后在音乐创作上是否遇到了一些困难?

  程铭:是的,会有一些。由于中美的文化的不同,在音乐感知和音乐要求上都会不一样。来美国之前我实际上是没有做过短片电影的,短片电影也是我来美国以后才接触到的。那么除了之前说的文化不同以外,在影片的形势和构架上也有不同。因此在音乐布局上更多的是会根据画面的需要,选择一些乐器本身的音色,用较少的乐器来进行创作。因此经常会做一些“减法”的工作,要知道在音乐创作上你网上加乐器、加旋律等等是相对来说没有那么困难,但要是在你已经构架好的音乐里去做删减的工作,就相对而言比较困难。

  记者:在美国合作一些短片电影的原创音乐,给你带来了怎样的收获呢?

  程铭:我一直都是那个很幸运的人,我来美国之前是没有什么相关行业的朋友在美国,我到美国来学习实际上都是从零开始的。来美国以后,我妻子认识了一些制片人和导演的朋友,她非常极力地像他们推荐我。这样我就有机会跟他们合作一些电影短片,为他们的影片做影视配乐的工作,基本上都是参加一些电影节或者是一些公益短片。比如说和中国青年导演合作的短片电影《It’s Not Just About a Film》参加了世界多个电影节的短片竞赛;与留美导演、制片人合作短片电影《Jaeger》和《GoingBack Orange》双双入围亚洲国际电影节,并在电影节短片单元进行展映;与在美多年的才女导演合作公益短片《His Story》参加阿里巴巴影业和美国帕萨迪纳社区基金会共同发起的“微影大爱”短片展映活动。因为是加州艺术学院(Calarts)的学生,认识了一位韩国动画师,并于她合作的动画短片《Pluto And Planet Kindergarten》入围FICMA BARCELONA、Zinetxiki Zinemaldia Festival和SMPTE-HPA Student Film Festival的短片单元。非常幸运,2017年底,我的原创音乐《Theme music-Lotus Lantern》获得了美国旧金山国际新概念电影节原创影视作曲大赛的金奖。

  记者:您有一个学习到工作又到学习这样的经历,那您对好音乐有什么样的看法吗?

  程铭:我觉得无论做什么类别的音乐,就把这一类的音乐做到原汁原味就好了。实际上我认为,世界上就不存在不好的音乐,任何类别、任何形式、任何风格、任何语言等等,只要被创作出来就会有听这一类音乐的人存在。没有说古典音乐好,流行音乐不好或者是有调性音乐好,无调性音乐不好,每首音乐的本身都是不可以相提并论的。每一首音乐的出现伴随着的是它音乐本身的灵魂。只是说,如果一首音乐作为一个商品在商业的范围里出现,一但大卖只能说这首音乐作品商品算是成功的,但是你不能说这个音乐作品是好或者不好。